您所在的位置:石淙新闻网>体育>中青报:做新时代的理性爱国者

中青报:做新时代的理性爱国者

作者:admin

2019-10-22 08:49:29     

中国青年报

让我们把时间的指针回到划时代的时刻:历史的风和云聚集在中国千年文明的古都北平。几千年来,中国这个古老的概念一直受到无数人的热切关注,70年前的今天,随着新中国的成立,这个概念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在这个震撼世界的时刻,天安门讲台上的开国元勋们和楼下欢呼的人群相距甚远,心情复杂。这些强壮而凶猛的人有一个相同的名字:爱国者。正是在他们不懈的斗争下,中国人民击退了侵略者和殖民者,推翻了人民头顶上的“三山”,创造了一个从战争的灰烬中重生的新中国。

因为这种爱国情怀,新中国已经建立和成长。在从站起来到壮大的伟大旅程中,到处都可以看到爱国者勇敢战斗,勇往直前。新中国走过的70年光辉历史,是爱国者陪伴共和国的70年,也是他们不断奋斗的70年。

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这是中国发展的新历史方向。这一新时代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联系过去与未来,继承过去,继续取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时代。这是一个赢得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胜利,进一步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时代。这是一个各族人民团结起来,努力创造更美好生活,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繁荣的时代。这是一个全中国人民齐心协力,勇敢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我们的国家越来越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并不断为

列宁曾经指出:“爱国主义是几千年来他们各自祖国的孤立所形成的一种极其深刻的感情。”这是合理的。任何在民族国家中成长和生活的人,无论从事什么职业,无论拥有什么知识,都与生俱来地依恋和属于祖国。然而,爱国主义应该在全球背景下看待。谈到与其他国家的关系,爱国主义不应停留在情感上,而应诉诸理性。

在建设现代化强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新时代,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爱国主义?换句话说,什么样的爱国主义才能完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神圣使命?

面对爱国主义和爱国主义,不可避免地有人会想:当国与国之间的界限日益弱化,世界变得越来越像一个“地球村”时,我们还需要举起爱国主义的旗帜,发扬爱国主义传统吗?对于这样的问题,在中国思想界影响很大的西方思想家托夫勒在他未来的代表作《第三次浪潮》中做出了否定的预测。托夫勒坚信,随着“第三次浪潮”的到来,民族主义将崩溃和消亡,成为“一个危险的时代错误”。

然而,21世纪的事实并没有实现托夫勒的预测。

尽管全球领域的“第三次浪潮”仍在进行,全球化从未停止,但从近年来的世界政治形势可以看出,在“全球化”的刺激下,民族意识和民族意识正在被激活和强化,而不是消亡。这一趋势证明了托夫勒预言的失败,也证明了只要民族国家还存在,民族意识和民族意识就必须为它提供凝聚力和动力。

尤其是那些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民族主义仍然是他们最鼓舞人心的意识形态。随着他们面对更广阔的世界市场和更激烈的竞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民族主义来激发他们的使命感和企业主动性。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空前的集体崛起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的真实景象。

在新时代背景下,“我们还需要爱国主义吗?”无疑是明确的——爱国主义和爱国主义在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是不可或缺的。正如习近平所说,“爱国主义是我们民族精神的核心,是中华民族团结奋斗自强的精神纽带。”

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大国崛起的浪潮汹涌澎湃。通过其他国家的发展史,我们可以看到爱国主义不仅继承了传统的精神文化,而且在国家认同的变化中产生了新的内涵。

1776年,当13个殖民地的代表签署了《美国独立宣言》时,“美利坚合众国”是一个松散、虚弱和远远落后于欧洲国家的国家。作为长期被侵略和剥夺的殖民地居民,早期的新大陆人民将不是荣誉的“美国人”的地位改变为建立政治共同体和创建新国家的新的精神坐标。

“美利坚合众国”的开国元勋塑造了与“弱国”身份相匹配的国家地位——创建了一个完全不同于欧洲君主制和帝国的共和国,使美国成为当时令人眼花缭乱的“共和国模式”。体现“美国人”价值认同的民族意识使这个欧洲大陆上“孤立的”联邦共和国迅速崛起,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强国”。

与“移民国家”美国不同,日本作为一个东亚国家,与我们有着更相似的经历。当来自西方的“黑船”用武力迫使日本“开门”时,屈辱激发了激烈的爱国力量,“尊王抗洋人”运动使日本从封建江户时代向明治维新迈进。现代日本的开始始于“侵略”下的民族自强。它使日本正视自己与西方列强的差距,实施了一系列“西化”政策,走上了资本主义改革的道路。与此同时,充满军国主义和民族荣誉的社会文化符号,如日本帝国海军和帝国大学,也在国家重建中出现。这种民族认同与日本军国主义有关。

不同的国家在不同的崛起道路上形成了自己的民族认同和角色定位,导致了不同的民族心理和价值认同。虽然不同国家在继承传统和防止民粹主义方面有不同的经验和教训,但毫无疑问,民族和族裔意识是这些国家崛起的复杂而有效的推动力。

新中国成立前,国民党研究院81名院士中只有9名去了台湾,60名选择留在大陆。20世纪50年代,李四光、华罗庚、赵忠尧等一大批在海外取得突出成就的科学家和留学生放弃了良好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条件,回国建设新中国。对他们来说,祖国不仅是“在这个国家出生和长大”的家园,也不仅仅是血脉相连的传统文化,更是以“共同纲领”(Common Program)为标志的国家的未来,一种政治共同体的价值认同。

德国政治学家多尔夫·斯特恩伯格(Dolph Sternberger)提出了“宪法爱国主义”的概念,指出国家认同应该超越国家,指向一个国家的人民共享的宪法制度、国家制度和政治文化。学者安德森(Anderson)指出,民族国家是一个为人们提供共同身份的“想象共同体”。与此同时,人们还需要一个共同的政治认同,以便他们能够更自主、自觉和自愿地团结在一起,为共同的愿景而共同努力。

国家认同通常是指公民“个人对某个国家的主观认同和归属感”。这是对国家政治结构、意识形态、主流文化和传统价值观的承认和接受,以及由此产生的忧患意识和民族自豪感。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热爱的中国不仅是一个承载着中华民族5000年文化和血脉的中国,也是一个我们出生、成长、受益和奉献的社会主义中国。对社会主义中国的政治制度、国家制度、意识形态和政治文化的认识是把我们团结成“中国人”的精神力量。

邓小平曾经说过:“有人说不热爱社会主义并不意味着不爱国。祖国是抽象的吗?你喜欢不喜欢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吗?香港、澳门、台湾和海外的爱国同胞不能被要求支持社会主义,但至少他们不能反对社会主义新中国。否则,他们怎么能被称为爱国呢?”作为一种基于政治认同的国家认同,不难理解为什么“爱国主义只有坚持爱国主义、热爱党和热爱社会主义的有机统一,才是生动真实的,这是当代中国爱国主义精神的最重要体现”。

2008年,北京奥运会。郑永年在《当奥运会告别中国百年悲伤》中写道:“中国成功举办奥运会可能使中国摆脱百年民族主义悲伤。民族主义只有摆脱悲伤才能变得理性。当然,摆脱百年悲剧不是忘记历史,而是认识到除了民族主义之外,还有许多更有效的方式来实现和保护国家利益。”

爱是人类头脑中最基本和最纯粹的情感冲动。因此,无论一个人爱自己的国家还是爱自己的国家,一个人感情的核心是我们深深的激情——一种超越理性的情感存在。然而,爱国热情必须经过理性的审视和过滤,才能沉淀和升华,才能真正成为有利于国家发展和进步的力量。

什么是理性爱国主义?互联网上有这样一个答案:爱国主义是一种态度,而不是一双拳头;爱国主义是一种理性,而不是一根铁棒。爱国主义是为了让你的国家变得更好,而不是伤害你的人民。爱国主义不是发泄愤怒,而是首先热爱法治,这样公民的基本权利才能得到尊重和捍卫。这是对理性爱国主义的简单理解。

社会学家韦伯将理性分为“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所谓工具理性关心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它的方向和标准是行动是否“有效”,以及它们是否能够导致我们期望实现的结果。所谓价值理性关注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其取向和标准在于行为是否“正确”,是否符合我们对特定精神价值的追求。当我们说理性爱国主义时,我们不仅是在追求使我们的国家更加繁荣、民主、和谐、文明和美丽的结果,而且是在追求崇高的精神价值。

这一崇高价值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整体长远利益和全人类的共同利益。在民族复兴的道路上,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挑战,甚至被束缚和压制。但是,只要我们坚持理性的爱国主义,心中有目标,心中有感情,能够保持自决,和平崛起。20世纪80年代末,面对西方国家的压力,邓小平幽默而坚定地说:我们没有其他技能,我们仍然有资格抵制“制裁”。不久,那些参与“制裁”的国家会发现自己。

事实证明了邓小平的判断。不断变化的世界形势使中国始终站在前列。我们需要维护国家利益,坚持自己的道路。我们还需要防止这个国家陷入苦难和盲目的仇外心理,从而把爱国主义变成极端民族主义。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吴秀泉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和特别代表,在联合国大会上指责美国政府非法和犯罪地入侵中国领土台湾。当时,中国尚未恢复其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在美国的控制下,这项提议最终被否决了。

二十一年后,在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上,中国政府代表团首次进入联合国会场,并在自己的国家就座。

2018年3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了中国提出的“促进人权领域合作共赢”的决议。“建立新型国际关系”和“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两个中国概念首次被纳入联合国决议。

一些学者指出,近代以来,中国与世界的关系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从封闭的国家走向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第二是封闭和半封闭阶段。新中国成立后,我们一直在封闭和相对封闭的环境中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第三,全面对外开放的阶段。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充分利用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机遇,不断扩大对外开放,实现了中国与世界关系的历史性转变。

在我们生活的70年里,中国正在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当我们从“弱国”走向“强国”时,中国人民的心态也在悄然改变。正如一个人的力量离不开他内心的力量一样,一个国家的力量也离不开民族心理的力量。有人说,只有当一个国家的人民具备了与当前和未来发展相适应的伟大民族心态,这个国家才能真正被称为伟大的国家。

大国崛起的精神支柱是国家信心和民族信心,这种信心集中在道路信心、理论信心、制度信心和文化信心上。自信意味着独立和自决。它不会因为关心别人的评价而偏离自己的道路,也不会因为怯懦和恐惧而对外界充满莫名其妙的敌意。自信也意味着拒绝对自卑过于敏感,不要为了小事而走极端,以此来陷害他人,制造反对。自信也意味着拒绝盲目和傲慢,不陶醉于成就,自满和瞧不起一切。

对中国和越来越接近世界舞台中心的中国人来说,谦虚而平静地与世界相处,保持专注,宽容地接受从海洋到河流的一切,才是真正的自信。有大国信心的爱国主义是符合新时代精神的爱国方式。虽然作为黄艳的后代,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也不应该忘记中国作为一个弱国被欺凌的历史,但历史的耻辱应该成为激励我们取得进步的积极能量,而不是挥之不去的阴霾和噩梦。

今年6月,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称,苹果已经将其最后一条生产线转移到中国。路透社评论说,中国是苹果手机的主要市场,也是苹果产品的主要生产中心。截至3月份的季度,苹果总收入的近18%来自大中华区。

沃尔玛和家乐福超市遍布中国各大城市,华为的广告和商店在日本和欧洲的商业街上随处可见。玻璃巨头曹王德在美国建立了自己的工厂...

我们正在享受全球化带来的好处和便利。我们还面临着反全球化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浪潮。世界不是“平坦”的吗?全球化远没有这么简单,它打破了经济壁垒,但分隔国家、文化和人民心灵的壁垒实际上已经加强了。

此时,当我们讨论爱国主义时,我们必须将全球化视为一个关键因素。如果我们说在过去的人类历史中,国家更像是一片黑暗的丛林,充满残酷的掠夺和竞争,那么在全球化时代,国家之间的关系就交织在一起,变得更加复杂。

“在这个世界上,各国之间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依存程度空前加深。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生活在历史和现实相遇的同一时空。他们正日益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中,你拥有我,我拥有你。”没有一个国家能从世界上独立出来。在一系列利益交织在一起的情况下,很难有片面的博弈,更多的是相互妥协和共同发展。作为一个从日益全球化中受益的爱国者,我们应该积极捍卫全球化。

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繁荣也需要中国。今天,中国已经完全融入世界,需要走出去。“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要求我们以全球思维和双赢意识看待世界、其他国家和我们自己。加强互联互通,发挥比较优势,疏通全球市场,谋求共同发展进步,不仅有利于世界和平、繁荣与发展,也符合中国和中华民族的利益。这也是一种爱国主义,只是它不再狭隘地认为“一国至上”,而是以双赢的思维促进国家的崛起。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说过:“一个政党,像一个人一样,是最珍贵的,因为它经历了许多沧桑,有一颗纯洁的心。”在过去的一百年里,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我们党和人民没有改变主意,而是坚定不移地奋斗。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更有信心、更有能力实现这个伟大的梦想,而当代中国人已经迈出了最后一步。

中国梦是在爱国主义的背景下提出的。2012年,习近平同志参观展示中华民族复兴历程的“复兴之路”展览后指出:“实现中国梦,必须弘扬中华精神。这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当代中国爱国主义的鲜明主题。”

鸦片战争以来,为了民族复兴,无数有远大理想的人相继奋战。“这个梦体现了几代中国人的夙愿,体现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整体利益,是每一个中国儿女的共同期待”。一百多年来,它积累了巨大的精神能量,是全民族利益的最大公分母,并将成为我国当代爱国主义的主要形式。

然而,中国的崛起必然充满艰辛。一个来自西方不同意识形态的大国以惊人的速度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给最初的领导人和现有秩序带来压力和刺激。可以想象,误解甚至阻碍是不可避免的。

2008年,北京奥运火炬在伦敦传递受阻。看完英国广播公司的广播后,一名外国学生写信给当时的中国驻英国大使傅莹,表达了他的悲伤、愤怒和不解。那时,许多年轻的中国人意识到中国融入世界不是基于真诚。中国和世界之间的墙太厚了。傅莹哀叹,世界一直在等待中国融入世界,今天中国也有耐心等待世界了解中国。

西方世界对中国的崛起越来越担忧,国际环境也越来越糟糕。我们越接近山顶,我们自身发展的坡度就越陡,来自外界的风就越疯狂。我们对当代爱国者的热情和理性寄予了双重期望——我们需要前所未有的热情和动力,我们还需要双重理性导航,以形成全国的统一意志,最终完成国家的和平崛起。

未来30年将是伟大事业复兴的关键时期。当代青年是历史选择的“强大国家的一代”。习近平总书记曾寄予厚望:“年轻人是全社会最活跃、最有活力的力量。国家的希望在于年轻人,国家的未来在于年轻人。今天,新时期的中国青年正处于中华民族发展的最佳时期。他们不仅面临着在生活中做出贡献的难得机会,而且面临着“这一天将落在斯里兰卡人民身上”时代的使命。"

中国青年有光荣的爱国主义传统。与其他国家不同,每一场中国青年运动都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伟大利益而战。在现代化进程中,很少有国家像中国这样。许多重要的社会运动由年轻人主导,并与民族复兴的主线密切相关。从五四运动到五卅运动到十二月九日运动;从努力成为一名年轻的前锋到走向困难,再到团结起来振兴中国;从抗议美国对展馆的轰炸,到守护奥运火炬,再到停止暴力和守护香港,中国青年勇往直前,奋力拼搏,写下了关于青年的壮丽诗篇。

黄昏时分,看着松树,混沌的云依然平静。不管前方有什么样的风雨,外面的形势如何变化,关键是做好自己的事情。爱国主义表现在对重大事件作出积极的压力反应,也表现在对自己工作和学习的实际努力,以及在日常事务中看到精神。真正的爱国者总是有强烈的主人翁意识,把每一个岗位都视为爱国阵线。

正如一位作家所写,你站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中国会像你一样做。中国就是你。如果你有光,中国将不再黑暗。

天亮了,战鼓在催促探险队。中国青年,请进来!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上一篇:兰州大学隆重纪念建校110周年:扎根中国西部 建世界一流大学
下一篇:艺人陈坤退出旗下公司自然人股东之列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2018-2019 msalexia.com 石淙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